首頁 >  公司動態 > 新聞列表 > 

鄭家聲和他的紅樓夢十二金釵 2016-5-5


 


    鄭家聲,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上海市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連環畫研究會上海分會理亊,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副編審。他的名宇被收錄在《中國當代國畫家辭典》《中國美術家人名字典》等各種名典中。


 


    鄭家聲1933年12月生于浙江寧波,自幼酷愛美術,1950年17歲時進入上海習畫。由于刻苦努力,于1952年進入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任創作員。長期來,出版有連環畫、月歷、畫刊插畫、 組畫、中國畫、有人物、山水等大置作品。并多次參加全國及上海美術展覽,在國際上曾參加上海大學美術學院藏畫與日本大阪蕓藝大學,西獨高級美術學校文化交流展覽,加拿大溫哥華國際佛教觀音寺建成繪畫書法展覽,美國洛杉磯“中國畫廊”展覽。90年代初,又為臺灣漢光文化亊業股份有限公司編輯了《中國古典十大名著》畫集(共十集),其中《紅樓夢》、《牡丹亭》均由其本人繪制,該畫集發行全世界、彩響甚廣,在臺灣還得到了 “金鼎獎”。1993年攜其新作赴新加坡舉辦個人中國畫(人物畫)大型展覽,新加坡《聯合早報》《晚報》和電視臺均作了報道,可謂譽滿獅城。


 


    
    鄭家聲潛心專研中國繪畫,善于學習借鑒,廣泛吸收,已形成獨特的寫意、工筆人物畫法,其畫充滿傳統和西方技法的和諧之意境。作品充滿生氣,人物細致生動,畫面莊重而秀美,風格 多變,實為不可多得。



華美典麗繪紅樓
—我的忘年交鄭家聲先生
朱爭平


    鄭家聲先生是功力深厚、不事張揚的繪畫藝術家。他的人物畫尤其是古典仕女畫在海上獨樹一幟。




    
    鄭老是上海連壇的前輩畫家,早年我就讀過他創作的連環畫《智取美猴王》。他筆下嫉惡如仇的孫悟空、心慈耳軟的唐僧、溫順忠厚的沙和尚、愚憨不敏的豬八戒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去年初夏,當年創作連環畫《南京路上好八連》的5位老畫家重返八連采風,鄭老是其中之一。我在八連接待了他們,使得我與鄭老第一次謀面就印象深刻。此后我與鄭老常有往來,對他的了解自然更多了。




    鄭老1933年生于浙江象山,由于家境貧寒早年輟學,但他天資聰穎、酷愛美術,家鄉的海灣港口、桅桿風帆、漁民樵夫、織網姑娘都成了他涂鴉的對象。1950年17歲時只身一人到上海 習畫,1952年進新美術出版社,1956年進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從事連環畫創作。先后創作出版過100多本連環畫和大置的月歷、書刊插畫、組畫,代表作有《智取美猴王》《杜鵑山》《毛澤 東同志在陜北》等。在從事連環畫創作的同時涉足國畫創作,山水、人物、花卉、走獸皆能。受劉繼卣、顧炳鑫影響,尤擅人物畫特別是仕女畫創作。上世紀80年代末應臺灣漢光文化公司之邀創作古典名著《紅樓夢》《牡丹亭》畫集,出版發行全世界并獲臺灣“金鼎獎”。作品多次參加全國美展和國際性畫展。1993年在新加坡舉辦個展,《十二金釵》等一批中國古典仕女畫轟動獅城。鄭老是中國美協會員、上海市美協會員,中國連環畫研究會理搴。出版有《榮寶齋畫譜? 鄭家聲卷》等。




    以《紅樓夢》人物為創作取材有著悠久的歷史。鄭老自接受臺灣漢光文化公司繪制古典名著《紅樓夢》后,便深深迷上了紅樓。20多年來,他許多遍地啃讀紅樓,鐘情紅樓題材的創作。前年,年近八旬的鄭老從元妃省親的情節中得到靈感,用了將近一年時間創作了以大觀園為場景的大型國畫《紅樓夢整幅作品大氣、富麗、飄逸、雅致,40多個紅樓人物神態各異、栩栩如生.40多套衣冠服飾雍容華貴、款款不同,20多種藤樹花冉姹紫嫣紅、各有所本, 畫款長題靈動秀逸、如夢如幻,給人以古典的美韻和無窮的遐想,堪稱紅樓杰作。




    鄭老告訴我,古典名著《紅樓夢》問世后,自清代后期的改琦始,紅樓人物一直是畫家們創作的題材,近代的費曉樓、錢吉人和任伯年等都曾畫過紅樓人物畫。解放后,由于對《紅樓夢》閱讀和研究的重視,紅樓畫作有了更多的進展。他的畫友程十發、劉旦宅、華三川、顧炳鑫等都畫過紅樓題材,但由于每個人對紅樓的理解不同,筆下的紅樓人物各有風姿神韻。鄭老認為,《紅樓夢》是座豐寓的繪畫寶藏,值得他傾畢生精力研究挖掘。他準備將120多個紅樓年輕女性作為創作對象,以研讀紅樓的感悟,繪就紅樓紅顏的真實情感和不同命運。




    鄭老還多次和我談到中國仕女畫創作。他說中國仕女畫早在盛唐時就已達到很高的藝術境界,代表畫家有張萱、周昉等,明代又出了唐寅、仇英等高手,但清代之后仕女畫創作有所削弱。如今文化繁榮發展,中國傳統仕女畫應當振興。這些年來,鄭老在畫紅樓題材的同時,創作了大量以古典仕女為題材的人物畫。為了畫好仕女畫,他不顧年事已高,大量捜集敦煌壁畫和唐宋明清時期的優秀作品觀摩,還風塵仆仆地趕往一些考古發掘地及歷史名城去臨摹出土文物,細嚼其精華為己所用,同時又注重借鑒西畫的優長。他的畫構圖嚴謹,筆法細膩,中西兼備,形成了獨特的工意相間、以工為主的畫法?!堆贰稐钯F妃》《王昭君》《竹羚仙子》 《麻姑祝壽》《鐘馗嫁妹》等都是他的力作。他作品中的仕女形象雅秀、體態曼妙,或婉約含蓄,或張揚明快,或蒼涼凄婉,富有詩意和精神內涵。




    鄭老作為海上畫壇的前輩畫家,對中國傳統繪畫創作有著強烈的歷史責任感。他曾和我談到,改革開放后,西方美術流派不斷沖擊中國美術界,這也引發了他對創作的思考。中國傳統繪畫是中華傳統文化的精華,在學習借鑒西方中傳承這一文化精華是中國當代畫家義不容辭的歷史責任。前不久,鄭老來中國國際文化傳播中心上??偛繀⒂^時告訴我,今年11月他將在上海圖書館舉辦以紅樓人物和古典仕女為主要題材的個人書畫展。作品如何,自有公論,但他愿意做一個振興中國傳統繪畫的奮斗者。




    我們期待著鄭老美的奉獻!




 


家常話
賀友直


    我和家聲,是同鄉(寧波人)、是同行(畫連環畫的)、是同事,1952年11月2日同時跨進出版社。他年輕聰明,進步很快,進社不久,即露頭角,受領導倚重,吸收入團,佳作得獎,在連創室“一百零八將”中坐前幾把交椅,鍛煉出一身真功夫。時光流失,當時的青年如今均老矣:我的頂禿了他一頭白發!連環畫也壽終了……




    人要活下去手里的活兒不能丟,怎么辦?改行。謝稚柳先生曾有言:“中國連環畫就是中囯 人物畫:”畫連環畫的人去畫人物,無論古人或是今人都不難,只需摸著一條路,立時三刻轉過 去,他畫古人我畫今人,我和他都走得蠻順當。



    我評畫有三標準,即是:好看、高雅、功夫。畫屬美術,即稱為美術其第一畫義就是要好看,畫掛在墻上少則一月,掛得多則幾年幾十年,若畫得齷齪難看,誰有胃口整日面對。其實, 從事藝術高低優劣關鍵在于心手的功夫,看不厭的也在于功夫。




    縱觀家聲的畫,無論道釋神佛故事傳說、文人仕女,均顯得造型準確,構圖得體,人物神情 優雅,配果細節到位,松緊有度,他能達到這等程度,是用心努力的成果,對比之下我難及他。




    他要出畫冊了,要我寫序,我是個草根,那敢作此,就隨便說幾句充數交差,最好不被采用,以免出丑。